yan 

【原创】错位幻象 (chapter2)

chapter2 回归“日常”

现在距离六見失踪已经过去了半个月,大家找遍了所有六見可能会去的地方,然而并没有发现六見的踪迹,甚至可以说是一点线索都找不到。

即使是警方那边也没有什么线索,于是,六見的家人能做到的事情也非常有限。更别说只是普通高中生的花依和五十岚他们了。

今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四,可是大好的天气并不能驱散希望能尽早找到六見的人心中的阴霾。他们之中没有人知道六見现在人到底在哪里,甚至连他到底醒过来没有都无法确定。

花依因为六見的失踪情绪非常低落,五十岚他们这段时间心情同样是非常地不好。

见到这个情况,三星拿出几张限定场的甲胄乱舞的声优见面会的门票递给花依和二科他们,然后对着他们说了几句安慰的话。

可是花依只是接过票,看着门票上殿下和朱的图案发呆,显然并没有把三星的话听进去。

三星并没有放弃努力,他露出一副担忧的表情,对着花依说道:“花依,我们在这里情绪低落也没有什么用。学长他要是知道我们因为他的事心情不好大概也会很难过吧。不如大家在这周六去一下见面会转换一下心情放松神经然后再回来看看有什么能做的吧?”

花依依旧没有因为三星的话露出好看一点的表情。

“六見学长那么温柔,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三星把他的双手轻轻地搭在花依的肩膀上,一脸坚定地看着花依然后柔声安慰道,“花依,相信我。六見学长一定不会有事的。”

“嗯。”就算觉得三星只是因为想安慰她所以骗她,花依也还是对着他露出一个有点勉强的微笑。

三星抬起右手蜷曲食指轻轻刮了一下花依的脸颊。大概是因为三星明白到自己之前过激的行为可能已经给花依留下了心理阴影,所以的他的动作尽管显得很亲昵,但是在做那个动作的过程中三星始终谨慎地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所以花依并没有对三星的亲昵动作产生任何不良反应。

花依的笑容终于因为三星的小动作变得舒缓了一些。

“小建说得对,我们在这里担心并没有什么用。”

“谢谢你,小建/三星学长。”花依和二科把拿在手里的票小心地保存起来,其他几个男生也把从三星那里得到的门票塞进了口袋里,然后表示周末那天一定会去捧场。

“谢谢你们。”三星终于松了一口气,路出愉快的笑容。

他拿出了手机,按亮屏幕确认时间,然后对花依他们说:

“抱歉,我还有工作要忙,先走了。花依,老师请假那边可以拜托你帮我说一下吧?”

“嗯!工作加油,小建!”

听到花依的回答,三星便对着他们挥挥手,然后步履轻快地离开了。留下花依和五十岚他们五个人站在原地目送他的离开。

“小建真的很忙呢。不过他看起来精神比之前好多了。”花依看着三星远去的背影,心情好了很多。

“三星学长的工作好像比之前要繁忙很多了...呢。”二科看着三星离开时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说道,“而且,三星学长现在也不经常和我们一起行动了。”

“我也觉得三星学长好像突然忙了起来。”四之宫看了看三星的背影,露出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不过,看三星学长的样子好像也不是忙不过来,所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吧。”

等到三星完全从他们的视野中消失,花依才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连忙对五十岚和七岛说道:“五十岚同学,七岛同学,我们下一节课应该是体育课吧?”

“额,嗯。”七岛点点头。看着花依恢复了精神的模样,他也不禁露出了笑容,“那我们快走吧。”

说完,他回头看了看还在对着空走廊发呆的五十岚,抓住他的手腕,抱怨了句“别发呆了,工口辅(五那个字太难找了,所以只能用这个字)!”就把他拉走了。

“小七”在更衣室换运动服的时候,五十岚突然开口喊了七岛。等到他和七岛都换好了衣服之后,五十岚才继续把话往下说:“你有没有觉得在那件事之后三星好像变得有点奇怪......”


等到三星和伙伴们确认完日程和剧本还有服装等一些琐碎的事情,坐上吃井雅春的车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

“阿建,你随便拒绝掉工作聚会这样真的好吗?”

“我身体不适所以不去聚会,这有什么问题吗?”三星通过车上的后视镜不耐烦地瞥了赤井雅春一眼,然后就闭上了眼睛自顾自地闭目养神。

“没有.......”赤井雅春不再说话。

很快,车子就通过门禁平稳地驶进了地下车库。

三星回到家,一打开家门就看到半躺在在会客厅的长沙发上看书的六見。

六見抬头看着三星的脸,对他露出一如既往的温暖的笑容,用非常温和的说道:“小建,欢迎回家。”

三星发现自己只要看到六見的笑容就会忘记所有的压力和负面情绪,他用微笑作为回应,目光则飘向茶几上的碟子喝水杯。碟子里还有两个三角饭团,而杯子里的水还剩一半。他思考了一下才问六見:“遊马,晚饭想吃什么?”

“由小建决定吧。”

六見放下了手中的书本,站起身整理衣服上的褶皱。三星知道他是打算帮忙一起做饭,所以他随手从茶几上顺了一个饭团边啃便走进厨房。

三星打开冰箱门,开始挑选今天晚上做饭用的食材。冰箱里塞得满满当当的,有番茄、香菇、鸡蛋、鸡肉、牛肉......

冰箱里面丰富的食材都是他让赤井雅春在超级市场里买来放进去的。而且为了满足六見的需要,厨具和食谱也都是由他和赤井雅春准备好的。

三星环视了一圈冰箱里的东西,然后拿出了番茄鸡蛋还有鱼肉、牛肉和今天中午买好的新鲜青椒,依次交给了站在他身后的六見。

六見把那些食材一样一样整齐地放在料理台上。等到三星把食材全都决定好了之后,六見就去搬出洗菜的盆子非常自觉地清洗起那些番茄和青椒。而三星在关上冰箱门之后,也拿起菜刀开始料理大块牛肉。

两个年轻的十八岁男生在哗哗的流水声中安静而又默契地处理自己手上的事情。

三星很快就把大块的牛肉切成大小,厚度相当的牛肉片。他把肉片装好盘,然后就去拆掉鱼肉片的包装把鱼肉片放进另一个干净的盘子里,直到这个时候,他手头上的工作才算告一段落。

三星看着那些被自己切好的肉片,他几乎都要忘记自己的刀工在十天前可以说得上是一塌糊涂。

那个时候六見才刚从昏迷中醒来没多久,他的肢体反应很迟钝,身上的伤也没有痊愈,总之,那个时候的六見身体状况非常糟糕。

因为现在的情况没有办法让六見正常地接受复建,所以三星就是从那个时候决定要跟着菜谱认真学习做料理。

然后,六見在身体状况稍微好转一点的时候也加入了看菜谱学做料理的行列。不过如果要说现在谁更擅长做料理,答案应该是六見。

“小建,工作很累吧?”六見用毛巾擦干双手,已经切好了的番茄和青椒被他放在了另外两个干净的盘子里,他本想拿起锅铲准备进行下一步工序,结果他手上的工具马上就被因为听到他的声音而回过神来的三星没收掉了。

“遊马君你去看书吧。剩下我来做就好。”

“啊?嗯。”六見有点小小的吃惊,但是他很快就恢复到那种温柔的表情。

“我知道了。加油哦,小建。”

不久,厨房里就飘出一股很香的酱牛肉气味,然后一股酸酸的番茄味也混到了那股肉味里。不过几分钟,一碟酱牛肉炒青椒,一碟蒸鱼片,一锅番茄蛋花汤就被摆在了桌上。

今天的晚饭时间只有六見和三星两个人独处。因为少了赤井雅春那种欲言又止的神情,饭桌上的气氛虽然比较沉默,但是却并不那么尴尬了。

三星知道赤井雅春在担心什么。因为已经过去了半个月,六見却还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所以警察的调查还在继续。三星也清楚现在包括他那群朋友在内全部人并没有被完全排除嫌疑。

但是,就现在的情况看来,三星觉得赤井雅春的担心很多余。

暂且不说警方那边采取了些什么行动,就六見现在对他的要求的配合程度,他甚至都要以为六見不是失忆而是真的喜欢他。

不过说起他对六見的初印象……因为三星大多数时间都是和花依他们一起见到六見的,所以他对六見的最初印象大概就只有这个人的性格很温和。除了温和的一面,他也知道六見的感觉很敏锐,而且是个很聪明的人。所以三星基本可以确定,以情敌来说,六見绝对是个难缠的对手。

可是现在的六見,除了温和这一点可以稍微和初印象对上一点以外,六見之前在男厕那里警告他别对花依出手时的冷静和敏锐简直就像是骗人的一样。

唯一让三星觉得熟悉的大概就是六見的拥抱。逼婚失败之后的意外坠崖,六見的保护把他从虚幻的过去解放了出来。

即使是到了现在,只要想起那次坠崖时即使被六見紧紧抱在怀里还是能清楚感觉到的高速坠落时的强烈失重感还有坠地失去意识之前重重的撞击感,三星还是会觉得很可怕……

“小建?”似乎察觉到什么不对劲,六見放下了吃到一半的晚饭,起身绕过桌子走到三星身边半蹲下来抱住他,“现在已经没事了。”

“嗯…”三星停止那些想起不甚愉快的回忆,抱住六見,努力地控制住自己呼吸的速率。大概是因为感到安心,三星很快就抑制住了病情,恢复到正常的呼吸速率。

“小建…”似乎是感觉到被自己抱在怀里的人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六見松开双臂想要放开三星,但是却感觉到对方收紧了双臂抱紧他。

“遊马君,可以再维持一下这个姿势么?只要再维持一下就好了,可以么?”因为刚才过呼吸发作的原因,三星的声音有点虚弱。

“只要是小建的希望,没关系的。”六見又恢复了那个拥抱的姿势,小声地在三星的耳边问道,“是因为工作太辛苦了么?”

“……”三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有气无力地“嗯。”了一声。

这顿晚饭持续时间比以往要长一些。晚饭结束之后,轮到三星被六見赶出厨房,六見用的理由很简单:三星已经很累,所以先去洗澡早点上床休息。至于收拾碗筷和洗碗的工作,交给他就可以了。

三星看了一眼六見忙碌地收拾厨房的身影,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就去洗澡了。

TBC

———————————————————————————————————

Chapter2里面写的基本是流水账……文废就这样……

这段我想表达的重点是:虽然在花二四五七面前三星好像很正常但实际上就像你们看到的那样,三星的过呼吸、黑化、病娇其实一样都没治好(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不过学长现在这个样子应该可以帮他缓解一下吧?

而且,起码三星现在不用为了抢到自己爱的人拿着电击枪到处去电人了【……】,这个应该算是可喜可贺……吧。(“▔□▔) 丿

另外,不知道为毛,我总感觉我笔下的三星像是一个在吸毒的“瘾君子”。_(:з)∠)_    (╯‵□′)╯︵┻━┻(三星:学长,我要抱抱)

——————————————————————————————————— 


【原创】错位幻象 (6x3or3x6? 三观炸裂)

这是超级可怕的CP,请慎入

在下学长党,站位6花(太久没写过bg所以基本弃疗了)。这篇同人只是出自一个文渣之手的一篇调口味的文章(我简直要漫画一月一更的设定饿死了),如果能够有人喜欢的话,我先在这里说声谢谢了。

食用前须知:

1 这是一时兴致高的产物,所以坑不定

2 这是柏拉图式同人,也就是说本小姐不是司机,这里没有(哔——)的内容。

3 这是43话读后产物,学长昏迷梗和失忆梗有

4 请不要带正确三观和常识戳进来看文,病娇和占有欲强在一个初中就打通xx眼镜+R篇并喜欢看黑暗向同人的人看来真的不算什么。这篇虽然有那么一点黑和细思极恐,但请各位放心,这个故事绝对是撒糖撒到牙都软的走向。

5 一些文章中出现的bug希望看官可以谅解。

6文中的三星可能会有点奇怪(甚至说是诡异?),希望不要太介意。

 

准备好了吗?

3

2

1

start

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吗?

谎言就算重复一千遍也还是无法成为真理吗?

——题记

 

序章

 

——没事的,等着我。

那是……谁?

——学长!不要啊!

那是谁的声音?

……

……

……

“你为什么还没有清醒过来?”

那是……?

“难道……已经没有办法了吗?!”

为什么这个声音那么悲伤?

“啊!啊!啊!雅春,我现在该怎么办?”

发生了什么事?

“六見……学长……六……見学……长……学长……帮……帮帮……我……”

!

那双沉睡已久的墨绿色眸子睁开之后第一眼看到的是从未见过的白色天花板。

“这里……是……哪里?”

六見游马躺在床上缓缓地环视了一周这个陌生的房间。他想要开口询问站在门口背对着他的人有关这里的情况,可是他一出声就发现自己的嗓子又干又疼,几乎无法发出声音。

“!你醒了。”站在门口的其中一人似乎是敏锐地发现了房间里的情况,他把情况告诉了旁边那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那人便迅速地走到床边,把横躺在床上的六見扶坐起来,然后递给六見小半杯水,对六见说,“你先喝一点水,不要急着说话。”

六見遊马困惑地看了看那个人,然后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半杯水,然后便听从那人的话安静地喝完了那半杯微温的白开水。

那个戴着眼镜的人看着六見游马把那半杯水喝完,一言不发地等着他开口质问眼前的情况,可是,意外地,他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杯子之后却听到对方问:

“这是哪里?你是……谁?”

 

chapter1 错位开始

 

六見从医院里失踪已经过去四天了!

这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失踪,因为直至六见失踪之前三个小时,六見的兄长去医院探望自家弟弟的时候,六見还是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

也就是说,六見是在昏迷不醒的状态下被人从医院里带走的。

六见的母亲在发现自己儿子失踪之后很快就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在发现这件事情之后的十分钟以内她就已经有报警立案的想法了。

然而,这个举动被之前已经赶到医院的五十岚和三星他们阻止了。

他们并不是不希望六見能够被尽快地找到,而是现在谁都不知道那个带走六見的人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带走六见学长的人是绑架犯,他们现在贸然报警,歹徒很有可能会察觉到什么风吹草动从而对毫无抵抗能力的六見做出什么不利的举动。

所以直到六見失踪的第二天,在他们几个人寻觅无果之后,六見的家人终于还是拨出了那个迟到的报警电话。

现在警方正在对此案侦查中……

“五十岚学长,你觉得会是什么人带走六见学长。”四之宫看了眼被二科拉到一边讨论事情的花依,在确认她完全没有注意这边的情况的时候才小声询问五十岚。

“我也觉得很不解。”五十岚抱着臂露出严肃思考的表情,“那个带走六見学长的人似乎对我们的情况很熟悉,不然他不可能会选在病房里只剩下六见学长一个人的时候动手……小七,三星你们觉得呢?”

听了五十岚的话,七岛也露出了一副思考的表情。

三星在那次事故之后很认真地向花依还有六見的家人道了歉。他花了一段时间调整心态。调整的结果便是三星放弃对花依的追求并选择成为花依的密友。而二科五十岚还有七岛和四之宫他们慢慢地也和三星拉近了朋友关系,三星现在除了是花依的密友以外也是二四五七他们的朋友。

和七岛一起陷入思考的三星像是想起什么事情,突然抬头对五十岚他们说:“那个人似乎对医院的情况也很熟悉。之前我让雅春去警局了解事件进展,警方那边好像说从医院的监控中并没有发现六見学长离开医院的影像。”

“!!!”不只是五十岚,听到三星的话,四之宫和七岛都露出了恐慌的表情。

“那个人到底是谁?”听了三星的话,四之宫感到脊背一凉。

“那个人到底想做什么?!”七岛生气地握拳打了一下身后墙,然后他马上意识到自己不能够让花依发现这边的情况,于是马上收敛起情绪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

不能让花依的情绪再因为他们对这件事的手足无措而变得更加低落了。

毕竟和他们比起来,花依现在才是最担心学长安全的人。

 

“那我们明天见。”花依在校门口和大家告别。

“明天见。”二科,三星,四之宫,五十岚和七岛几乎同时挥挥手回应她。

说完,他们便各自分开了。

三星向西走到学校门前那条路的尽头的那个丁字路口,赤井雅春的车正在那里等着他。

“六見游马已经醒过来了。”三星刚坐上汽车后座就从赤井雅春那里接收到这样的一个信息。

“!”这个消息对于三星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冲击。他愣了足足五秒,然后才对着司机嚷道:“快回去!”

“我明白了。”赤井雅春稍微加快了车速,他驾着车通过车头镜看了看三星的表情,然后把注意力放回到路况上,犹豫地斟酌了一下语言才说道,“阿建,有件事我觉得你应该知道一下……”

三星赶回自己租住的公寓的时候,六見正在听一个身材中等的少年讲他之前的光荣史。

六见安静地聆听那些话语,他面带恬淡的微笑看着对方眉飞色舞地说着从前和三星认识时的事情。

“遊马君。”三星推开门走进房间,刚才还在跟六见说话的少年一见到三星马上就止住了话语站起身很识趣地退了出去。

“你是……?”六見想了想,然后一脸困惑地看着走到床边的人,说,“对不起,我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他低下头。他的言语中含有真诚的歉意。

“三星建哟。”三星并不在意六见口中的不记得,他情绪高昂地向六见解释道,“我们小时候就认识呢。而且还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是这样吗?”六見努力地又思考了一下,然而他还是沮丧地发现自己什么都没能想起了。

他的一切举动都被三星看在眼里。

“遊马君,对不起。”三星一把抱住六見,难过地说,“都是因为我走路不小心,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当时遊马君为了保护我才撞到头失去记忆了。”

“是这样吗?”

刚才被三星一把抱住的时候六見就已经感到非常意外了。而在他被抱住的同时三星又突然间向他灌输了那么多信息,六見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他愣了好几秒,任由三星就这么抱着他。但也不过是几秒钟的事,失去记忆的六见却还是做出和他自小就没有改变的性格相符的举动。

他温柔地回抱了三星,然后抬起右手轻轻抚摸了一下三星的头,用非常柔和的语气说:“我没关系哦。只要建君你没事就好了。”

“叫我小建,遊马君。”听到六見温柔而且宽容的声音,三星放松了力气。沉默地享受着这难得的时刻。

“小建……是吗?”

“嗯。这样就好。”三星闭上眼睛,微微地笑了起来。

以前的事已经没关系了。现在只要这个人愿意陪伴我,保护我,那就够了。

【原创】朋友 恋人 宿敌(盗优? 优盗?cp不明 清水)

2.
这是一个可以交往的朋友。
在与黑羽盗一交往后的大半个月之后,工藤优作就把了解这个奇怪的转学生的事情了解得差不多了。
包括他为什么会对人礼貌而疏离,为什么会逃课看书不热衷运动,还有他家里的一些事情。
虽然黑羽盗一给人的感觉有点冷漠疏离,但是只要和他真正认识之后就会发现他其实是个相当坦诚的人。
若是遇到可信任的朋友,他基本上是不会为了隐瞒某件事而对那个人撒谎。
所以那些事情他基本上都是从黑羽盗一的口中直接得知的。
而优作之所以会得到盗一的真正认同,最关键的地方是他对于盗一的遭遇的态度。优作不似那些曾经通过其他渠道对盗一的遭遇有所了解的人那样利用同情心来和他套近乎。
在盗一一脸自嘲地说出“我的生活状况并不似你们这些纨绔子弟那样轻松自在”的时候,优作给出的答案是“你已经选择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
当时黑羽盗一在听到工藤优作的话的时候,直接当着工藤优作的面大笑了出来,他说:“侦探君,你可真厉害。”
那是黑羽盗一第一次对工藤优作第一次卸下那张礼貌而疏离的完美扑克脸。
因为那些话算是黑羽盗一拿自己比天高的自尊心来给他的“朋友”所出的考题,他想要看看有谁能够明白他真正想要的答案。
现在,工藤优作已经找到答案了。他的话虽然并不是标准答案,但是那就是正确答案。
然后,作为真正朋友的证明,优作知道盗一是个手指非常灵活的魔术师——这是其他人都不知道的事情。
黑羽盗一并不曾在老师和同学面前表演过他的魔术,那是他的秘密。而工藤优作在和他熟识后的第10天才第一次看到从他的手里冒出来彩带和玫瑰花🌹。
盗一在表演结束之后就把那朵魔术道具送给了优作。看着盗一带着满满的绅士风度那朵玫瑰送给自己,优作看得哭笑不得,他简直都要怀疑这位风度翩翩的魔术师会不会像英国古典绅士跟淑女打招呼那样单膝跪下来亲吻他的手指。
不过,那个事情总算是没有像未来世界首屈一指的推理小说家的脑洞那般发展。等到优作接过玫瑰之后,盗一就适时停止了他的表演。
“你的魔术很精彩,黑羽君。”优作看着那朵鲜红色的怒放的玫瑰,微笑着说。
“谢谢夸奖。”盗一说完,又坐回到树荫下拿起他的那本之前放下的书继续往下读。书的封面上有四个烫金的大字《魔术解密》。盗一在看书的时候,其实优作也在继续读他所喜欢的侦探小说。
午后的休息时光在书页间简单流逝。
除了看书,盗一有时候也会应优作的邀请和他还有他的朋友一起打打篮球。
在优作看来,盗一因为手指比一般人灵活,另外再加上他的行动非常敏捷,所以他的打篮球技巧其实非常厉害。
所以在一场篮球赛下来之后,优作的朋友开始不明白为什么黑羽盗一会被传说是“病秧子”。
虽然这其中的原因优作知道。
不过,让优作觉得奇怪的是,盗一居然答应了他朋友的请求同意参加接下来的篮球赛。
优作用眼神询问盗一,但是盗一只是回了他一个安心的微笑。
“因为,这是最后了啊。”他对优作如此说道。
优作直到学期末的时候才完完全全地确认这句话的意思。
篮球比赛的时候,他们所在的队伍终于在决赛对上了比他们高一个年级的学校代表队。
就像大多观众猜测的结果那样,是代表队赢了。比赛最终比分为46:30,比分差距有16分。
不过,虽然这场比赛的比分差距有点大,但是其实这场比赛的过程其实还是蛮精彩的。尤其是在前半场,优作和盗一的配合非常默契,盗一灵活流畅的假动作和传球配合优作镇定准确的投篮给他们所在的队伍赢得了可观的分数。
“不过优作君在接近下半场时候的表现真是有所欠佳了。”代表队的队长齐藤进看了看优作,又看了看在休息区那里处理手上的小伤口的盗一,对优作说道,“我记得好像在黑羽君被黑泽撞到在地上弄伤手之后优作君就开始有点心不在焉了啊。”
“是……吗?”
“怎么说呢?总觉得在黑羽君受伤之后优作君就开始想把他赶下场了。”齐藤进看着优作若有所思地说。
“可能是因为担心他如果继续打下去手上的伤势会变严重吧。”优作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当然他只说了一半。
会魔术的事黑羽盗一没有告诉过除工藤优作以外的人,所以工藤优作也自然不会说。
优作的目光仍然停留在休息区那边。他看着盗一在处理完手上的伤口之后,回头跟自己四目相对。
盗一举起手对优作挥了一下,然后微微笑了起来。
优作知道那是再见的意思,所以他也朝着盗一的方向抬手小小地挥了一下。接着,他就看到盗一拿起收拾好的东西离开篮球场。
篮球赛结束之后,日子还是依旧。优作还是会偶尔找朋友打球,而不热衷与运动的盗一依旧是不热衷于运动。
在那棵大树下,优作手里的侦探小说已经换了两本,而黑羽盗一的手上的书也从《魔术解密》变成一本有点老旧的笔记本。
有的时候,盗一会给优作表演魔术,就像现在这样。
优作盯着盗一指间的红色塑料小球,对盗一说:“黑羽,再让我看一遍。”
盗一自信地笑了笑,然后他手指间的红色小球就滑倒他的手上被他握住,他打开自己的手掌,在他的手里躺着的是一个和红色小球一样大小的蓝色小球。
“看懂了吗?侦探君。”盗一说着,红色小球就从他的手里消失了。然后他拿起之前被他放在一边的笔记本继续安静地往下看。
“好吧。我认输。”优作对盗一笑笑,也像他那样继续安静地看自己手里的侦探小说。

【原创】朋友 恋人 宿敌(盗优? 优盗?cp不明 清水)

1.
工藤优作第一次见到黑羽盗一是在念高二的时候。
黑羽盗一是在第一学期中的时候很突然地插班到工藤优作的隔壁班。
由于那个人并不是插班到他们班,所以他们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篮球场上,见面的契机是那只从优作他的队友手中飞脱而出后直直地飞向黑羽盗一的头上的篮球。
工藤优作直到很久以后都无法忘记那天那只失控的篮球是怎么被黑羽盗一漂亮地接住的。
那个时候黑羽盗一已经转学到他们学校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关于这个转学生,优作从同学那里听到的消息并不多。所以,他也算对这个人有大概的了解。
和品学兼优外加运动神经发达的工藤优作不一样,他同学口中的黑羽盗一是个有点奇怪的人。
说到黑羽盗一这个人,同学对他的印象大概就是待人很有礼貌但是总是和人保持距离,不热衷于学习和体育锻炼,上课的时候总喜欢一个人拿着书本一个人安静地看,连体育课也不例外,所以甚至有同学和老师都怀疑他的身体是不是不太好。有时候会玩失踪甚至是偷偷翘课,不过,因为他的行为既不影响到他自己的学习又不影响其他同学,所以老师对他的行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经历过那次篮球事件之后,工藤优作对这个人产生了深深的兴趣。
那个“病秧子”在看到那只飞向他的篮球的时候只是冷静地侧着身子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迅速伸出手用标准的接球动作控制住那只失控的篮球。控住球之后,他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等待那些打球的人过来拿走那只篮球。
黑羽盗一安静地扫了一眼站在那边等着同学拿球跑回去的其他男生,然后,他就看到了工藤优作用好奇的目光盯着他看。他只是朝着那边的人礼貌地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
工藤优作看着黑羽盗一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怎么了?工藤。”和优作一起打球的男生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循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那个是黑羽盗一吧。我听他班的同学说他的成绩挺好的,不过他们说他的父亲怪怪的。”
“怪怪的?”优作一脸疑惑地看着那个男生。
“他的父亲每天下午都会接他放学。”那个男生看着优作继续说道,“他都十七岁了,怎么还会让他父亲做这种事啊。”
“……”优作陷入了思考。
“工藤已经知道是为什么了吗?”另一个男生推了推优作。不过多久,优作便放弃了思考,继续和那些男生一起打篮球,
不过,在那之后,优作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开始有意或(装作)无意地观察这个转学生。经过一周的观察之后,他大概知道了这个转学生在校的活动轨迹和活动规律。
黑羽盗一上课时除了会在教室的位置上看书以外还会跑到洗手间(袖子或者裤子上有时候会有出现半干的飞溅状水渍)、教学楼背后的树丛上(衣服的领子上有时候会有少许未挥除干净的新鲜泥土和碎叶屑或者碎草屑)还有疑似学校的天台(衣服领子的位置有少许的灰尘),当然还有一些他解释不了的痕迹现象。至于盗一放学后会去什么地方,优作是更加没有立场也没办法对其进行了解的。
“工藤君,方便和我聊聊天吗?”在优作开始观察盗一的第八天上午的午休时间,盗一在一个人较少的地方对优作彬彬有礼地发出了这样的邀请。
听到盗一这么说,优作大概知道对方已经注意到自己成为了他的观察对象这件事。所以对于盗一的邀请,优作并没有拒绝。
工藤优作带着便当跟着黑羽盗一一起去到教学楼背后树丛里。他看到黑羽盗一走到树丛里一颗比较隐秘且树干粗壮的大树下然后叼着装有三明治的袋子徒手爬上到树上然后就在比较高的树干上坐了下来微笑着居高临下地看着站在树下的优作。
原来他衣服上有时候出现的奇怪的褶皱痕迹是这么来的。优作恍然大悟。
“侦探先生,你的好奇心现在得到满足了吗?”盗一依然保持着那张完美的扑克脸。
“我很抱歉窥探了你的隐私。”优作抬头微笑地看着树上的17岁少年,“我只是觉得你很有趣,想和你做朋友而已。”
优作温和的微笑让盗一感受不到半点恶意,于是他对那个和他同样是17岁的少年伸出了一只手。
“只要你能够到我这里来,我们就是朋友了。”他说。
优作仰着头朝着他点点头,然后把手上装便当的袋子叼在嘴里开始徒手爬树。
虽然优作的运动神经很发达,但是他的运动神经大多被运用在球类运动和田径游泳这些常规的运动项目上,所以就爬树这一件事对他来说并不容易。他花了不少力气终于爬到树上,在盗一的帮助之下坐到了盗一对面的粗枝干上。
“这里的感觉很舒服。”
“是吧。”
“嗯。对了。黑羽君,我是帝丹高中2年A班的工藤优作。”
“我是帝丹高中2年B班的黑羽盗一,很高兴认识你,工藤优作君。”